当前位置:剑破九天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全文免费阅读 > 第八章 楚楚:滚,你个花心的混蛋!
加入书架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八章 楚楚:滚,你个花心的混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咚咚咚……”

  京城街边的货摊前,小狸爱不释手的摇着一个拨浪鼓。

  展昭陪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笑着,心里说不出的愉悦。

  “很有趣耶!”

  小狸开心道:“这摇鼓我们东瀛也有,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不过没有中土的可善和爱。”

  展昭纠正道:“是和善可爱。”

  “哦。”小狸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从鲁地回到京城,两人的关系进展飞速。

  “这个摇鼓我要了。”展昭掏出几枚铜钱递给了老板。

  “你这是做什么?”小狸讶异道。

  展昭温柔的看着她,说道:“你什么都不懂,又没有心机,留在中土很容易闯祸的。”

  “你说什么?”小狸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

  展昭神色一滞,连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要是遇到了麻烦,就摇这拨浪鼓,我听到了就会来帮你。”

  “真的?”小狸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

  “当然是真的。”展昭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狸道:“那好吧,我就收下了,说好了我一摇你就来,这是承诺。”

  展昭“嗯”了一声,微笑道:“我保证。”

  他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响起了歌声。

  “我愿做你的召唤兽,陪你闯危险的宇宙,不能够忍受你,可能失去我……”

  “咦!”

  小狸惊讶道:“任大哥,这是你们中土的歌吗?好奇怪的曲调,不过还挺好听的。”

  展昭道:“是挺好听的,但是,任大哥你为什么忽然唱起歌了?”

  任以诚耸了耸肩,随口道:“没什么,想唱就唱喽,嘿嘿,你们不觉得很应景嘛?”

  楚楚、包拯、公孙策一起看向了展昭和小狸,揶揄的目光,让两人不禁有些脸红。

  片刻后,距离皇宫不远的地方。

  包拯和公孙策进宫找皇上复命,任以诚则带着剩下的三人去向了京城最大的药房。

  “好端端的,咱俩来药房干什么?你生病了?”楚楚疑惑道。

  “保密。”任以诚卖了个关子。

  到了药房。

  任以诚列出来一大串药材名单,里面出了大补之物,更多的是剧毒之物。

  若非这家店是老字号,底蕴深厚,想要凑齐他所需要的药材,实非易事。

  回到侍郎府中。

  任以诚一头扎进了那几乎堆成小山的药材当中。

  分类,切片,蒸的蒸,煮的煮,熬的熬。

  常雨好奇道:“任大哥,你买这么多药材,是要在京城开医馆吗?”

  包大娘仔细看了看那些药材,疑惑道:“这些好像都是用来治疗心疾。

  是多严重的病症,要用这么多的药材?”

  任以诚嘿嘿一笑:“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他从上午一直忙到了晚上。

  包拯和公孙策回来的时候,整个侍郎府都已被一股淡淡的药味儿给笼罩了起来。

  公孙策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差点儿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楚楚双手一摊,摇头道:“谁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搞得神神秘秘的。”

  包大娘道:“先不管这个了,你们进宫,皇上怎么说?”

  包拯叹息道:“还能怎么说,皇上对天芒势在必得,让我务必要将天芒给他拿回来。

  而且是刻不容缓,明天一早就启程。”

  公孙策也叹了口气,忧心忡忡道:“我有种预感,天芒现世之日,便是这天下大乱之时。”

  包拯道:“我也是,所以我才一直不想去找天芒,天下乱了,黎民百姓必然会收到殃及,唉……”

  夜,渐深。

  任以诚仍旧守在厨房里。

  在他的面前,正摆着八个炉子,那些药材已经被他萃取出精华,就在这八口锅中。

  “任大哥,这么晚了,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展昭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楚楚、常雨还有包拯。

  任以诚道:“包拯和公孙策的话我都听到了,眼下时局将乱。

  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准备帮你们提升功力,以备不测。”

  楚楚恍然道:“所以,这就是弄这些药材的原因?”

  任以诚道:“包大娘都说了这是治心疾的,跟你们没关系,这是个惊喜,说出来就不好玩了。”

  包拯道:“我们该怎么做?”

  任以诚道:“我这几年在外游历,总算是有点儿收获。

  还记得当初我教你们《七杀真经》的时候,发现窍穴不止七个么?”

  展昭道:“这么说,你找到剩下两个窍穴的位置了?”

  任以诚点头道:“现在我就将个中诀窍传给你们,《七杀真经》你们都已熟的不能再熟了,相信很快就能成功。”

  他又拿出了一个卷轴,继续道:“这是《怜花宝鉴》。

  里面记载着一位才智不输于七杀郎君的高手的毕生所学,内容很复杂,你们挑着自己感兴趣的学吧。”

  说话间,他看着《怜花宝鉴》这四个字,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林诗音,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感伤。

  女人的观察总是很敏锐,尤其是对自己的另一半。

  楚楚蹙眉道:“你怎么了?脸色变得这么差?”

  “没事。”任以诚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看起来有些勉强的笑容。

  翌日。

  同样的清晨,同样的队伍,只是这次多了一个小狸。

  同样的,还有包大娘不变的关心和叮嘱。

  “公孙策,你看看人家展昭,你也该抓点儿紧了,别出去一趟,又空手而归。”

  “大娘放心,我会努力的。”公孙策带着礼貌而不失无奈的笑容,忙不迭的应和着。

  在离开京城的路上,任以诚明显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傍晚时分。

  众人找了家客栈落脚,任以诚将人聚集到了一起。

  “咱们的行程要改一改了。”

  包拯道:“因为那些跟踪的人吗?”

  公孙策茫然道:“什么跟踪?有人跟踪咱们?”

  小狸道:“公孙大哥难道没发现?”

  展昭道:“公孙大哥不会武功,当然发现不了。”

  小狸望着展昭,眼神中突然露出了不解之色。

  “说起武功,我发现一夜不见,你好像变得更厉害了。

  不止是你,还有楚楚姐姐,常雨姐姐和包大哥也是这样。”

  展昭道:“这个嘛……一会儿我在跟你解释,现在先听任大哥说正事。”

  包拯道:“阿诚,你有什么计划?”

  任以诚道:“简单,咱们分头行动,你们该怎么走还怎么走。

  我先行一步,等拿了天芒再回来找你们汇合。”

  楚楚飞快的接道:“我跟你一起。”

  任以诚自然不会反对。

  包拯道:“可是跟踪咱们的人不止一波,除了皇上的人,还有庞统的,你要如何隐藏行踪?”

  任以诚笑道:“你忘了我会易容术吗?”

  包拯拍了拍脑门,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万事小心。”

  任以诚转头看向了公孙策,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公孙策被看的心里有些发毛,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任以诚正色道:“你相信我吗?”

  公孙策皱了皱眉,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迷糊,但还是点了点头。

  任以诚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玉质的盒子递给了公孙策。

  “这里面是我昨夜炼制的养心丸,你收好。”

  “公孙大哥病了?”

  展昭失声惊呼,包拯也皱起了眉头。

  公孙策道:“不可能,我也会医术,我的身体有问题我怎么会一点都察觉不到。”

  任以诚道:“你们误会了,咱们公孙公子身体没事,这药是给他心上人准备的。”

  “我哪来的心上人?”公孙策彻底懵了。

  包拯脸色古怪道:“不对啊,我不记得木兰有心疾啊?”

  “去。”

  公孙策没好气的锤了包拯一拳,对任以诚道:“你这到底是弄得什么玄机?”

  任以诚道:“这次如果你遇到一个让你连续抽中三次咸卦的姑娘,并且你对她有感觉,那就把这药给她,服用方法我都放在盒子里了。”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占卜算卦了?”公孙策将信将疑的收起了玉盒。

  任以诚淡淡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第二天,晌午。

  某处隐蔽所在。

  “启禀将军,有新消息。”

  “说。”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赫然正是庞统。

  “包拯一行已经继续出发,只是……只是……”

  庞统不悦道:“犹豫什么,有话直说。”

  “任以诚和凌楚楚不见了。”探子的声音有些惶恐。

  但庞统却并未出言怪罪。

  “那毕竟是天下第一人,跟丢了罪不在你们,传令下去,继续给我盯紧包拯他们。”

  “属下遵命。”

  “赵老六啊,赵老六,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能跟我斗……”

  三大神器上记载的箴言,昭示了天芒的位置就在咸阳以西,阳关以外的玉龙山和带水流域之间的咸阳池里。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外春风不度,放眼望去一片荒凉。

  楚楚感慨道:“传说中的天芒神药,居然藏在这渺无人烟的荒漠之中,真令人意外。”

  任以诚笑道:“藏东西当然要往人少的地方藏了。”

  楚楚道:“唉!茫茫大漠,风沙漫天,看来接下来的路不好走了。”

  任以诚呵呵一笑:“有我在,你担心什么,而且这里天高地阔,其实别有一番风味,习惯就好了。”

  楚楚问道:“习惯?你来过大漠?”

  任以诚道:“在外边的这几年,我曾经为了练刀,深入荒漠跟龙卷风较劲,最后终于让我悟出了螺旋真气。”

  楚楚好奇道:“以人力对抗天地之威,你现在的武功究竟达到什么境界了?”

  “嘿嘿,你猜。”

  “混蛋,你又卖关子。”

  “别急嘛,天芒之事即将浮出水面,会有机会让你见识的。”

  黄昏,又见黄昏。

  两人找了一座废弃的土楼过夜。

  风声簌簌,火光摇曳,柴火被烧得“噼啪”作响。

  “楚楚,《七杀真经》你已经练到头了,想学新的武功吗?”

  “你不是已经教了《怜花宝鉴》给我们吗?”

  “我说的是比《怜花宝鉴》更厉害的武功。”

  “好呀,你是天下第一人,我是你的……武功总不能差你太多。”

  “过来。”

  任以诚将楚楚叫到自己身边,然后在她疑惑的目中,一直点在了她眉心。

  须臾后。

  楚楚惊叹道:“《蜕变**》?这武功的心法看起来好复杂。

  简直比《七杀真经》和《怜花宝鉴》要难一百倍!”

  任以诚道:“越难,就说明这武功越厉害嘛。”

  楚楚道:“那到底有多厉害?”

  任以诚悠悠道:“你不是问我过,这世上有没有长生不老药吗?

  其实,这《蜕变**》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创出来的,只是并没有完全成功。”

  楚楚动容道:“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任以诚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望着她。

  楚楚樱唇轻咬,压下心中震惊,道:“好吧,那你说没有完全成功的意思是?”

  任以诚沉声道:“这门武功存在瑕疵,它不能长生,也无法不老。

  它唯一的效果就是可以让人死而复生。”

  楚楚彻底呆住了,如遭雷击,这对她来说实与天方夜谭无异。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

  任以诚将楚楚搂在了怀里,柔声道:“好好修炼吧,我不想再有人在我面前死去。”

  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林诗音死亡时的画面。

  “你有心事?”楚楚依偎在任以诚的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

  “我……”

  任以诚本想否认,但是当看到楚楚那神情而关切的眼神时,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被你看穿了。”

  楚楚轻笑道:“我又不是瞎子,那天你拿出《怜花宝鉴》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是你的妻子,夫妻之间,有什么话是不能直说的?”

  任以诚想了想,小心翼翼道:“那……我要是说了,你可以生气,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是一定不许离开我。”

  楚楚目光一凝,脸色微沉,问道:“你在外边认识其他女孩子了?”

  任以诚迟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林诗音的事情说了出来。

  楚楚只是安静的听着,一言不发,看不出是喜是怒,仿佛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但是,最后当她听到林诗音死了的时候,神色变得十分复杂。

  原本心里的埋怨,最终全都化为了一声叹息。

  “你喜欢她吗?”楚楚问道。

  任以诚道:“以前我只当自己是可怜她,明明对李寻欢一往情深,却总是被辜负,当她是妹妹。

  所以,我教她武功,想让她坚强起来,但是直到她死的那一刻,我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楚楚道:“那你知道她喜欢你吗?”

  任以诚道:“我有想过,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

  楚楚道:“是因为李寻欢?”

  任以诚道:“嗯!”

  楚楚轻叹道:“你知不知道,女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

  不等任以诚开口,她接着又道:“是安全感,但显然李寻欢给不了她这些,而你却可以。

  你教她武功,帮她重建门派,让她找到了依靠,喜欢你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任以诚怅然道:“说什么也都晚了,江湖险恶,人心难测。

  我教你《蜕变**》,就是不想让你有朝一日会重蹈诗音的覆辙。”

  楚楚狠狠在他胸膛捶了一拳,嗔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任以诚讪讪道:“那个……你不怪我吗?”

  楚楚冷哼道:“怎么不怪,我都恨不得咬死你这个三心二意的大混蛋。

  可她毕竟已经不在了,我还有什么好计较的,算我倒霉,喜欢上你这花心大萝卜。”

  “么啊~”

  “滚,不许碰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热门小说推荐:开天录神医嫡女汉阙万古第一神大符篆师超级锋暴王国血脉抢救大明朝峡谷正能量抗日之将胆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