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听僵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一切皆有因果

目录
  混乱,嘈杂,风在呜呼哽咽,还有谁在喊。

  手还在法器中,面前阨池周遭的石柱连着锁链早已滑塌掉入了坑中,但是魔罗并没有上来,它的触须还在乱动,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阻拦着它。

  元化星从虚境出来,迷茫不知现在进行到哪了,她的手还扣在法器内。

  法器分层旋出的五层石边,还在不断泛出一些奇怪的光点向上聚集,那些光点不再是曾经的森白颜色,此时变为诡秘的黑色光焰。

  各种声音,嘈杂无比。

  “这怪物身上还有一点她的灵识,没有办法了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凄清,是个女人的声音。

  “寒火天罡困魔咒已成。”浑厚之声传来。

  这声音熟悉,这是父亲的声音。

  父亲怎么会在这里,这让元化星更加茫然,她顺着声音往阨池左边看去,父亲和一个长发男子站在那里,还有...小男孩,石岩出吗?旁边还站着...宿管姐姐?

  这是怎么回事啊!

  元化星咬着牙,头顶撕裂一样的剧痛。

  她感到有些虚弱,也许法器在耗着她的血,纵使万般疑惑,也无法抽身。

  法器没有丝毫停滞,从里散发的黑色光点往上而去,融入了黑色的夜空之中,它们扭曲汇集,已经形成了一大片的黑云炎。

  一声巨大的嘶鸣而起,阨池中的魔罗似是对着那片黑炎而鸣,可是它突然不动了,本是冲着白袍人,却微微转了过来,虽然触须纷乱骇人,但此时慢慢停滞,不在乱舞。

  魔罗身躯中间的那颗巨大黑色眼珠,就那样深邃的望向了元化星。

  一瞬间,她在它的眼中,看见了自己,但又不是自己,它在她的眼中,看见了巨大的黑芒朝下而来。

  “孩子啊~!”

  石岩出微微闭眼,畹姨的声音颤抖无力。

  微微轰鸣,无情的黑炎之中有什么穿梭流转,顷刻之间向阨池压了下去。

  惊慌嘶吼,声音里带着凄切,轰然而至,飞溅出怎样的不舍与悲凉。

  “化星!”

  “轰~”

  为何这一瞬间,陈魈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为何近在咫尺,为什么心里好难过啊!

  阨池里腾腾冒出了黑烟,元化星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耳朵里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她歪倒在了一旁,晕了过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入了阨池,迫不及待的寻找残骸灰烬中的东西。

  而元友已经抱住了元化星,呼喊着女儿的名字。

  元友顾不上细看元家的法器,他看着女儿,惊骇不已。

  元化星的脸上乃至周身,都起了一层黑纹,就如元友刚捡到她时的模样。

  他眼里含着泪,望向了石岩出。

  “石局长?化星到底怎么了?”

  石岩出看着不远的畹姨,她怔怔的看着阨池,似在抽泣。言君疾在阨池另一边,跟黑袍男子面对面的凝视。

  石岩出紧紧皱着眉,也看向阨池,池中的白影似乎已经找到了那样东西。

  “寒火天罡耗的血有些多,她暂时不会有大碍,至于身上黑纹,这件事回去说。”

  元友没有再问,远处的两束车灯,在石岩出眼中映着,随着眼波就像有两团火在闪动。

  元友轻轻把元化星的手从石盘里抽了出来。

  阨池里的尘土烟烬慢慢消散,却在这些雾影当中看见了白袍人手中捧着什么。

  他的脸上此刻挂着一种诡异的笑,却在得意忘形之中没有发现,阨池边的铜钱依然竖着。

  “囚乙!”

  这声音让白袍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深埋在岁月当中的姓名,连他自己都要忘记了,是谁又将这陈年旧事提起。

  “囚乙?囚乙?”白袍人带着疑惑,反复说道,就像是这名字他从来都没听过,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身后,哈哈笑了起来。

  “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字?看来六孛局也不是那么无能。”

  “为什么要用师兄的名字?”这句话问的平静,却让白袍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如果上一句,白袍人只是觉得六孛局查到了什么,他不以为然,但是这句话,让他不由看向了石岩出。

  那是个孩童模样的人。

  谁会知道,这隐藏在那千年之前的秘密。

  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林素是转世的阴舛人,那么这个人是不是也同样?

  “你是?”这口气中带着深深的惊惑和试探,那名字呼之欲出。

  小男孩紧紧皱眉看着他,“囚乙师弟,这么久了,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白袍人的目光微缩,心中荡起了一层微波,又似是已经回不了头的一切,被冷冽压了下去。

  “我真的好奇啊,岩出师兄,还说你不动心,还和我讲长生道?那你告诉我,你怎么也长生了?

  是背着我和师兄,偷偷藏起了一颗长生石吗?”

  石岩出冷冷的看着深坑中的白袍人。

  轮回的岁月,一点一点,融了记忆的冰。

  “囚乙,几千年了,你的良知沉睡了几千年了,一直都没醒过吗?你的心从来没有痛过吗?哪怕一点点。”。

  “师兄,你都活到现在了,还不明白吗?如果我这里会痛,就不会当初推你下去了啊!哈哈哈哈哈!”

  石岩出的脸上不再有任何表情,因为在这个人身上,不值得浪费一点情绪。

  “君房师兄恐怕已经不在了吧?否则你不可能用他的名字。”

  夜还是很黑,风依旧呜鸣。

  记忆纷至沓来又飞速离去,几千年前的雨中是谁宁愿死,也不愿与他长生。

  是什么涌上心头,刺破了那硬如顽石的心。

  白袍人把身后的东西拿到了眼前,咬着牙的笑又像是哭,但声音里依旧不曾听到半分悔过。

  “谁也别阻拦我长生,我现在得到了解药,我跟你们说过,肯定会有解药,你们就是不听,师兄他也不听,错的是你们,是你们。”

  石岩出往阨池中那片灰烬看了看,闭上了眼睛,又慢慢睁开。

  “解药?这药解不了你的病,你的病已经坏到了心里,无药可解!

  把魔罗的心脏交出来吧,这是最后的机会。”

  “机会?我需要你给吗?”

  白袍人看了看阨池周围布撒的铜钱,嘴角勾起。

  “寒火天罡困魔咒,灵均师兄应该感谢我才对,不是我,恐怕就要失传了吧,不过元家人法器都能丢,也难怪一代不如一代。”

  元友在一旁抱着元化星,他紧紧咬牙,怒火即出,元化星轻哼了一声,似是要醒。

  石岩出幽幽的看着白袍人。

  “你以为你能捡到法器,是因为元家无能吗?如果当年不是第二只魃出来,元光祖怎么可能被法器耗血而亡,让你捡了便宜。”

  白袍人眯眼,原来是这样,可是石岩出是怎么知道的。

  这唯一的疏漏,胡海宗提前喝的魃血,原来是这么来的,可是第二只魃会是什么人所变?

  石岩出看着白袍人。

  “不要再猜了,没有任何意义。把魔罗火宫交上来,不然你绝对后悔。”

  “呵呵,呵呵呵,交?哈哈哈哈,休想!

  既然我暂时出不去,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慢慢享用吧,你要看好了,这也许是世上最后一颗,能解舛之命的解药了。”

  石岩出没有在说话,他冷冷的看着阨池之中。

  白袍人语毕,将手中的东西拿到了嘴边,那是一颗不大的淡绿色球状物,并且有很多软的突刺,突刺不是硬的,长而软,滑出了他的手指缝隙。

  如果不知道那是什么,任谁都不会认为它是颗心脏,也不可能下嘴吃了它。

  元化星缓缓睁开了眼睛,耳朵中如针刺般疼痛,全身都有种麻木的感觉,元友慌忙轻唤着女儿。

  此时阨池中,白袍人手已举起,即将把魔罗的心脏塞入口中,突然一道黑色身影跃入了阨池。

  白袍人咦了一声,随即说道。

  “还有自投罗网的?”

  “你答应我的那一半呢?”

  白袍人看着跳进来的黑袍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士甲啊士甲,你应该早料到吧,毁了君房的形尸,我当时不杀你,已经算是仁慈了,你还有这个非分之想,活的太久,变傻了吗?”

  明明心中预料过这种结果,但还如赌徒一般心存侥幸。

  黑袍人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怒火,那其中夹杂着羞辱和折磨。

  愧疚吗?后悔吗?还是那句心安理得?似乎都是,又都不是,那只是长生的恶毒而已。

  当希望落空时,怒火再也不受控制,黑袍人身形摆动,飞身去夺白袍人手中的心脏。

  但是还没到近前,噗通一声,如被卸去经脉,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白袍人冷笑一声,眼中满是轻蔑,他没再丝毫停滞,将那绿色球体塞入了嘴中,牙齿错动,汁飞肉碎,轻车熟路般的吞咽下去。

  石岩出看着刚才发生的这一切,童稚的面容神色冷然,站在他身旁的长发青年目光凝重。

  一旁,元化星睁开眼后,听见父亲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她脑中混沌,眩晕疼痛,夜风中掺杂着土味儿和焦糊味。

  她努力回忆着刚才发生过什么,挣扎着想坐起来,但她却不知脸上的黑纹,让她看起来十分古怪吓人。

  畹姨走了过来,帮着元友,让元化星半坐起来。

  而此时阨池周围,也传来了闷闷的轻响,那圈铜钱倒地,四周无形气场消散。

  徐君房喉咙滚动,吞食下了最后一点残余,期待的面色,似在静静感受着什么不同。

  石岩出默然的看着他吞食完毕,眼瞳深处黑不见底,他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波澜。

  “把阴爻人喂了魃,会是你永远的噩梦。”

  除了元化星,其它人,都抬眼看向了阨池中。

  不知这句话透着什么古怪,白袍人身体陡然一震,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之前的从容淡定,得意张狂,慢慢变成惊慌骇然,更诡异的是,在他旁边趴着的黑袍人,缓缓用力支起了一点膝盖,似是能动了。

  “不可能,...不可能。”白袍人向前跌撞的跨了一步,语气中压抑着慌乱。

  “石岩出,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小男孩背过手,不在看他,童音悠远。

  “囚乙,长生是看不见的禁锢,生死都是你选的路,由的了自己,怨不得别人。

  魔罗火宫,可解舛之命,亦会收回你的长生,世上哪有白得的好处,想两者兼有,怎么可能。”

  这句话像惊雷一样灌入白袍人的脑中,不用说,他也已经感觉出了异样。

  但他还是一时无法相信。

  那是几千年的执拗痴迷,那些付出的,违背良心的,无法追悔的,变成了深深的恐惧锥刺于心。

  他将手指迅速塞入口中咬破,血顿时冒出,伤口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他哀嚎一声,往阨池边上跳去,纵使心中有力,却根本跳不上去了,他的所有能力都消失了,他现在,变成了再普通不过的人。

  元化星有些虚弱的靠在父亲的怀中,她虽然不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但此刻她听到了徐君房的叫喊。

  头疼的感觉愈发强烈,似乎所有痛觉都在脑部聚集,内心深处止不住的无比酸痛,就像是那里憋着一汪水,伺机决堤,为什么好想哭啊!

  徐君房的喊声凄怨无比。

  “陈魈是阴爻人,元化星不会骗我,虚境里写的不可能错。

  石岩出,你告诉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你告诉我啊!”

  石岩出皱着眉,缓缓转过身,看着几近癫狂的囚乙,冷冷说道。

  “你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会反治其身?”

  白袍人身形摇晃,在千年的过往中,他最不信的就是因果报应。”

  石岩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泛起一层黝黑的悲色。

  “你不信?那是因为时候不到。

  你把陈魈喂了魃怪,她死了,你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解药。”

  风似乎停了,漆黑的夜如此冰冷。

  这句话声音不大,为何像利剑直穿,深刺灵魂。

  囚乙愣住了,“得不到真正的解药”,元化星让他发的誓,疯狂在耳边回荡。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白袍人凄厉的喊着。

  而石岩出的话,让元化星恍惚,她还在“陈魈死了”这几个字眼上挣扎。

  什么是“死了”,是说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吗?

  她读不懂这几个字的意思。

  陡然脑海里出现了一颗巨大的黑色眼睛,深深的望向了她。

  “化星!”

  “陈魈?”

  有什么在蔓延,在撕裂,全部涌出,

  元化星眼中的世界瞬间反转,她闭上了眼睛,不愿醒来。。。
目录
热门小说推荐:大医凌然 无限列车 我从凡间来 仙界第一卧底 第一氏族 嫡女贵嫁 一拳歼星 传奇再现 通天之路 无敌师叔祖
返回顶部